主页 > 辞赋 > INTO1、IXFORM出道了那些没能成为偶像的人去了哪里?
INTO1、IXFORM出道了那些没能成为偶像的人去了哪里?

  7月25日晚,《青春有你》第三季的九位选手在音乐节宣布出道,团名IXFORM。消息发布后,很多粉丝喜极而泣:时隔三个月,终于出道了!也就在前一天的7月24日,正是《创造营2021》出道的组合INTO1成团整整三个月的日子。通过今年的这两档选秀节目,二十位年轻人拿到了娱乐圈的入场券,开始了他们的偶像生涯。

  相比节目初选时的二百多人,能够成团出道的毕竟是极少数,而没出道能进入演艺圈的也算是幸运儿。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在选秀节目结束后,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。比如,前不久《创造营2021》的“外卖小哥”门胁慎刚,回日本后继续送起了外卖,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和《创造营2019》的选手蔡正杰被人发现在三里屯当收银员,《创造101》的陈语嫣在迪士尼跳舞……

  通过选秀跻身演艺圈的偶像们固然值得关注,但是那些与偶像梦想失之交臂的人,他们的内心作何感想?选秀结束之后,他们又该走向何方呢?搜狐娱乐采访到了两位参加了《创造营2021》的选手——大卫和一之濑飞鸟(下文简称“一之濑”),作为选秀大军中的一员,他们的亲身经历和对偶像的看法,对那些想要做偶像而不得的人或许会有所启发。

  跟大多数为了成为偶像来到选秀节目中的年轻人相比,一之濑和大卫算是其中的异类。

  在参加《创造营2021》之前,一之濑是一个在B站上有着百万粉丝的UP主。

  跟利路修一样,在参加《创造营2021》之前,“偶像”二字跟他们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关系,他们也没有经受过专业的练习生训练,都是在节目将要开录的时候,突然被通知来参加录制。

  也许是节目组看中了他们出色的中文水平,也许寄希望于他们能给这档节目带来话题度。总而言之,两位没有考虑过做偶像的人,就这样和其他八十八位选手踏上了海花岛(《创造营2021》的录制地),开启了自己的选秀生活。

  回忆起当初刚入营时的生活,大卫至今依然印象深刻,“真的是赶鸭子上架”。首先在此之前,大卫从未学习过唱跳,而节目中的很多选手都是专业的,很多人从十几岁就开始练习唱跳,时间最短的也练了一年左右。其次,准备的时间也非常仓促,“我去录节目的时候才练了一星期,我们那个组合从认识到彩排上台,总共只有一周的时间”。

  跟大卫一样,作为一个从未学习过唱跳,仅有的唱跳经验来自于小时候“乱唱乱跳”和在漫展舞台上表演的人,一之濑一进营,也体会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。“我原来就是兴趣爱好者的水平,大家都是从小就当练习生训练出来的,感觉水平不是同等。而且唱跳能力是常年积累的,不是很快就能补上的。”

  虽然跟其他选手实力差距很大,但是抱着不能浪费这次机会的想法,他们打算奋力一搏。

  为了呈现出最好的舞台,初舞台之前,大卫一度用嗓过度导致失声,最终靠治疗才短暂让嗓子发出了声音。即便如此,他的表演依然不尽如人意,甚至出现了跑调的失误。

  之后为了拿出更好的舞台表现,好胜心很强的大卫开始努力练习唱跳,但是作为一个唱跳零基础的人,难度可想而知,连他自己都在节目上戏谑:“别人是一学就会,我是一学就废”。

  除了学习唱跳本身难度很大,大卫的运气也不太好。第一次公演彩排时,他的腰部肌肉扭伤,双腿发肿,胸部神经压迫,靠吃止疼药才能上台表演。

  如今回顾起这段经历,对于身体上的伤痛,大卫说自己都可以忍受,最辛苦的其实是心累。“因为人在一个极限的情况下要爆发,去超越自己。你只有在不熟悉的环境下才会成长,这个时候你就会很心累。而且你把自己不擅长的东西跟别人擅长的相比,你会觉得自己不行,会有这种错觉。”

  同样感受到心累的还有一之濑,虽然初舞台表现不错,在节目上也很努力,可是在分级的时候,他还是被分到了F班。第一次公演完,当着众人的面,一之濑伤心的流下了眼泪,说出了“努力了也没有结果”这样沮丧的话。

  一之濑说虽然演出的时候自己会自信满满的出现在舞台上,把自己能做的事情最大化的展现出来。可是在练习的时候,他一直都很自卑,“不是因为排名,是周围人的水平也有点太高了,身体也不听话,觉得自己实力跟不上。”一之濑说通过这档节目,他对自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了解,“比如说我不太适合当爱豆,因为没有自信。”

  除了专业能力差异带来的心理压力之外,九十个人在一起的集体生活,也让习惯了独处的一之濑有些无所适从,他直言“人太多了会晕”。唯一欣慰的是在选房间的时候他选了双人间,“如果我当时不选双人间,选十人间,十几个人的房间,我就崩溃了。”

  回顾这趟难忘的选秀之旅,被问以后还做不做爱豆时,两个人给出了相似的回答。

  一之濑说:“别的爱豆可以尝试,唱跳爱豆已经尝试过了,就放弃吧。我都26岁了,我一直以为我很年轻,可是我看到一群十几岁的人,就算了,给他们个机会吧。”

  大卫也表示以后不会再参加选秀,“体验一次就够了,把舞台留给需要的人吧。”

  选秀舞台有着它的魅力,即便是志不在做偶像的人,站在那个被镁光灯聚焦的舞台上,作为偶像被万众瞩目,也依然会心潮澎湃,离开之时多少都会有些不舍。

  离开舞台的那一天,大卫有些难过,“那个时候我已经找到了在台上的感觉,刚好是我可以学到东西的时候,这种感觉被切断了,我觉得很遗憾。如果时间再多一点,我能学到的东西再多一点。”

  岛上的生活虽然很辛苦,大卫却从未想过放弃,他说:“放弃虽然也是个比较智慧的方法,我也可以立这个人设,但是我没有想过放弃。因为机会真的很难得,你很难再遇到这么专业的舞台、设备和导演,以及舞蹈老师,如果这个时候你不去挑战,不付出努力,我就会觉得非常对不起这个机会。好比这么好的东西,你就算吃不完,也得尝试吃两口。”

  谈及离开时的心情,一之濑反而很坦然,“没怎么失落,也没有不开心,就觉得自己做得已经很好了”。他表示:“这个节目让我找到了很多朋友。舞台对我的魅力也特别大,在那里生活,每天都有工作人员管理,行程安排也是,喜欢这种生活。训练虽然辛苦,但是我完全没有想过退出,当时挺珍惜的,不想离开。”回忆起在岛上的生活,他说:“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。”

  节目中,大卫和一之濑的唱跳水平并不算拔尖,但是他们杰出的语言能力,帮助到了很多外国选手,增进了他们和中国选手的交流。大卫说:“我作为文化交流的润滑剂,用自己的专业素养帮到了大家,作为一个文化交流的实践挺好的。”这也为他圈得了不少的粉丝。一之濑也在节目中收获了很多的好朋友,节目结束后,他还跟喜内优心、和马、门胁慎刚一起录制了视频。

  对于大多数参加选秀的选手们而言,选秀综艺除了能够让他们体验一把做偶像的感觉,即便没有成团出道,节目的热度也会给他们带来曝光度和话题度。

  无论是大卫还是一之濑,下了节目后都明显感觉到,选秀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改变。

  “我家邻居的邻居,高中的老师,我在日本留学的老师同学都给我发信息。还有了很多泰国、越南、日本的粉丝。”大卫对《创造营2021》的出圈程度感到惊讶。

  一之濑虽然没有觉得自己火了,但是只要他出门,无论穿的多邋遢,肯定会被人认出来。回到日本后,他还约了和马和门胁慎刚一起去涩谷逛街,叮嘱他们“不要穿太显眼的衣服,偷偷摸摸的去逛街。”《创造营2021》结束后,一些综艺节目也找到了他,但是因为签证的问题,他五月份就回日本了。

  节目结束后的三个月,很多选手都在忙着上综艺、接通告,大卫和一之濑却将自己的生活从偶像模式调回了普通人模式。

  大卫选择了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,他几乎停止了社交媒体的更新,也停掉了一切的活动,他将自己安置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中,开始闭关。

  谈及这样做的原因,他表示:“我之前也曾经历过爆红,但热度这个东西,会像毒品一样。你被别人关注了,邀约、工作随之而来,你会觉得好轻松,感觉自己可以做很多事,但是当热度消退的时候,人就会特别空虚。所以录完总决赛,我决定消失一段时间。”

  在消失的日子里,大卫开始进行向内的反思,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去思考自己是谁,在干嘛,自己的意义是什么。接受我们采访时的大卫还在闭关中。关于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,他说自己很快就要想通了。现阶段,他觉得还是应该给自己充电,“拥有这么高的热度,一是会觉得很空虚,二是在这个高位,你总得学会给人们带来点什么,不然会觉得对不起大家。”

  一之濑则回归了自己之前的生活节奏,“拍视频,然后剪辑视频,有演出就去,跟朋友一起玩。”

  聊到日后的规划,一之濑初心未改:“好好做视频,稳定的制作有趣的内容。”不过他也表示,如果有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的话,还是想要多多尝试一下。“人生就这么长,可以尝试好多东西,我觉得我的人生的目标,不一定是做爱豆,我做什么都可以。因为自己的可能性也太多了,如果不做UP主,也可以普通地上班,我也可以做厨师,继承家业也行。其实我爸也说,做我想做的事情,他也没有期待我做厨师,但是如果我去了,大家都会开心。我希望自己开心,也给身边人给大家带来快乐。”

  早在2013年,大卫就凭借着一张证件照,被称为“最帅学生会主席”在网上走红。之后他又参加了很多的综艺节目,做过主持人,还担任过中俄文化交流的大使,在中国是很有名气的外国人。

  一之濑从2016年开始在B站上更新视频,现在已经是粉丝数高达115.7万的知名UP主,他还在综艺节目《非正式会谈》中担任常驻嘉宾。

  相比大多数只有做爱豆进演艺圈一个目标的未出道选手,大卫和一之濑虽然没有走上偶像的道路,但是他们语言能力强,有一技之长,相比其他人,在职业道路上有更多的选择。

  除了大卫和一之濑,我们也联系了几个下了选秀节目之后去做伴舞或者做小时工的选手,但是他们以各种理由拒绝了采访。对于他们来说,从做偶像到回归普通人的生活,可能多少有点心理落差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大卫和一之濑的经历并不能代表大多数被淘汰的选手。但是正因为经历过走红,并且体验了做偶像的感觉,再回归自己的生活后,对于做偶像这件事情,他们反而有着更为清醒的认知。

  一之濑说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必备要素是:“颜值、个性、跳舞、唱歌、运气,还有表现力,缺一不可。”

  大卫则认为实力对于偶像来说是很重要的,“你总得给人带来点什么,做那种没有能力,光靠人设或者营销包装出来的偶像,我会跟自己的良心过不去。”

  关于偶像回归普通人的生活一事,大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:“俄罗斯有一句谚语叫‘不爱冒险的人,喝不了香槟酒’。偶像这个行业就是个很残酷的行业,不是说你努力了付出了就成功了。人是有无数的可能性,我向来主张要在不同的方向,多会点东西,这样比较保险。想做偶像的人没有做偶像,去做其他的事情,如果不是他们想做的事情,我替他们感到遗憾,但是如果他们自己能接受这个事情,我觉得也挺好的。”

  无论是做偶像还是做普通的工作,在大卫看来,找到自我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,“我觉得要做自己,明确地知道自己是谁,要干什么,不要干什么。我始终不觉得一定要做团体,唱跳才能成为爱豆。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爱豆,但是你要有自己的一个点子,这个要靠自己去摸索,但是不能太急功近利,要相信自己,做好自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